首 页   本社概况   电子杂志   文坛热点   每月话题   作者专栏   书画天地   在线社区   在线投稿   联系我们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->电子杂志->2016-10-11期->散文空间
365bet足球平台

吃肉往事(节选)

2016-11-17 16:01:42 来源: 浏览:72

吃肉往事

■陆祥红



    陆祥红,生于20世纪60年代末,广西都安人。管过市场,做过青年工作,长期在基层,从未离开农村,现就职于天峨县委。在市级以上刊物发表报告文学、小说、散文300余篇,曾两度获“广西新闻奖”。



    青少年时代,我一直认为,人生最快乐的事情,莫过于吃肉。

    我的故乡过去是国家级贫困县,九分石头一分土,生存条件比较恶劣。小时我住在乡下,物质生活极为困难,一年到头能吃上几顿肉,从来都是未知数。印象中能够吃肉的时间是节日,特别是春节、清明节、端午节、中元节(农村俗称“鬼节”“七月半”)和中秋节等重大节日,可以敞开肚皮大快朵颐。于是我就翘首以盼,平常吃素的日子快点过去,有肉可吃的节日早点到来。

    那时我最向往的,莫过于年夜饭的豆酱焖猪肉。除夕那天,父亲或母亲先洗净一块半肥瘦的猪肉,放到锅里煮到七成熟,捞上来切成三四公分长、半公分厚的肉片,再放入烧热的铁锅里,用锅铲来回翻动,炒至稍微出油,响起滋滋声,再撒上老姜丝,滴一瓶盖米酒,稍后倒入半碗散装豆酱,加适量水,反复搅匀,把肉归拢,用大碟子扣住,以小火焖着。待水蒸干,估摸肉片已熟、口感最好时,抓一把切好的蒜苗撒在里面,翻动几遍,舀入碗碟端上台桌。炒熟的豆酱焖肉,皮微焦,肉棕红,姜老黄,蒜嫩绿,色泽那么美丽,香味那么诱人,比在卖火柴小女孩的梦境中飘然而至的烤鹅更令人垂涎。

    当晚坐上饭桌前,我趁家人不注意,先把裤头的麻绳松开一截,放大肚子容量。吃的顺序也有讲究,一定要先吃两三口干硬的米饭,让嘴巴嚼得吃力一点,舌头喉结干涩一点,肠胃粗糙感强一点。接着把筷子放进嘴里,舔净上面的饭粒,再抽出来轻点于桌面,或触碰于另一只手掌心,把它们弄整齐,然后对准某块心仪的肉片,欣然夹起来,凑近鼻端闻一闻,再缓缓放进嘴里,一口接一口地撕咬。当油脂溢满口腔,嚼碎的肉顺喉而下,味蕾就会充分感觉到猪皮的爽脆、肥肉的软滑和瘦肉的韧道。随着肉片不停入口,嘴巴反复张合咀嚼,满口都是猪肉的浓香,我的心情变得格外舒爽。这是我少年时代感受最深、以后再也体会不到的美好年味。

    重大节日以外,家乡还有名目繁多的节日,但不一定能吃上肉。那些平常的小节日,能暂时告别一顿玉米糊,吃上香喷喷的大米饭,我会高兴得眉开眼笑。吃饭时常常不顾大人呵斥,盛一碗满满的干饭,故意走过邻舍门前,边吃边炫耀,在其他孩子羡慕的眼光中,找到平时没有的自信与自豪。

    由于节日以外鲜有机会吃肉,我总是期盼发生以下几种情况:期盼寒冬腊月快点到来,外婆家完成生猪统购任务后,杀头肥猪以备过年,此时我们兄弟四人可以跟在母亲身后,翻过莫王坡,绕过地苏河,来到巴仙山坳口下的屋里,津津有味地吃顿“刨汤”。期盼坛罐里的食油快点吃完,母亲会买回猪板油提炼,我们能吃上几顿香喷喷的油渣。期盼自家的鸡鸭不时发瘟死掉,哪怕它们只比拳头大一些,但只要拔毛洗净,斩成小块,多放点生姜米酒酱油,炒得干黄焦脆,我们连骨带肉嚼碎吞下,照样吃得有滋有味。期盼生产队的牛羊哪天掉下山崖摔死,村民们发现后,会带上屠刀,就地剥皮开膛,把畜肉带回来分给每家每户,我们可以打打牙祭。期盼客人光临寒舍,母亲为了待客,会煮一大盆富强面条,再炒半斤黄豆,打入三四个鸡蛋,搅拌均匀后摊开,煎成金黄酥香的蛋饼,或者杀只鸡,煮块腊肉,我们可以陪着客人饱餐一顿。期盼大嫂多坐月子,我作为家里最受疼爱的满仔(弟),可以跟着她享受几餐鸡蛋姜糖水、猪腿瓦煲饭的优待。此时大人们为添丁乐开花,我为解馋喜开怀。虽然初生的侄子(女)日夜啼哭吵闹,搅得我心烦意乱,但想到如果不是因为新生命的降临,就没有我额外的口福,也就不那么介意了。

    然而,并不是每次有机会吃肉,都让我喜出望外。记得上小学时,我家负责管养的一头水牛,因为年老力衰,无法犁地耙田,于是生产队决定杀它分肉。那天下午放学回家,我放下书包,照例下到牛栏,准备把它牵出去吃草。但母亲和两个大人已捷足先登,把它从牛栏里牵了出来。这头水牛在我家住了多年,是我最好的玩伴,我经常赶着它上山放牧,彼此之间结下了深厚感情。乍一听说大人牵牛的目的,我惊得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。我宁可没有肉吃,也不愿大人残害它。回过神来后,一股热血瞬间从胸腔冲上脑门,我哭着追上去,用双手死死拉住牛尾巴,一边与大人拔河,一边苦苦哀求,一路拉扯到晒谷场。眼看还是无济于事,我气得破口大骂,发疯似的捡起石头瓦片,朝队长和那几个拿着木棒、屠刀的人猛砸。几个哥哥含泪劝拉多次,都难以阻止他们已经歇斯底里的满弟。

    屠宰完毕,善良的母亲拒绝了我们家该分得的那份牛肉。全家人包括性情刚烈、常年卧病的爷爷,因为我像小宇宙一般突然爆发,好多天脸上都没有笑容,也不敢大声说话。若干年后,我以当天与老水牛临终前对视的情景为题材,写了一篇名为《你的眼神》的

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高山上的行走(节选)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


编辑部电话:0771-5664408 广告发行部:0771-5624238 通讯部:0771-5628728 传真:0771-5664408
地址: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
Copyright (C) 2013 www.hongdouzazh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365bet足球平台_365bet注册_365bet游戏社 版权所有